睿妃看書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 愛下-第一百章:去海邊換鹽熱推

Handsome Grace

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
小說推薦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穿越远古携千亿物资帮反派养崽崽
“你回去休息吧。”
声音冷淡而漠然,毫无感情波动。
狐娇娇哦了一声转身回屋,想了想,还是从空间拿了一些药粉出来,止血药、金疮药,各自用树叶包了一些,送到崽崽们的木屋门口。
敲了敲门,轻声问道:
“龙墨,你睡了吗?我把药放在门口了,你需要的话自己来拿。”
武灵天下 颓废的烟121
木屋里久久没有回应,想来是已经睡着了,狐娇娇转身离开。
反正明天他出门也会看到的。
狐娇娇前脚刚走,院子外的树下就走出来一个人影,走到门口把药包拿起来,正是睡在外面的龙墨。
龙墨拿了药包,来到树下,轻轻一跃就坐上了粗壮的树枝,身上已经换下了湿漉漉的兽皮,只包着一条“兽皮浴巾”,露出精壮有力、线条饱满的肌肉。
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是被狼群和流浪兽人抓伤的,甚至还有深得见骨的牙印。
被河水浸泡过后,伤口已经开始发白,一阵紧接着一阵的刺痛深入骨髓。
浅白色的月光下,龙墨的脸也呈现出苍白的颜色,他打开树叶,抖动着叶子把药粉撒在伤口上,一阵清凉的感觉自伤口蔓延至全身,一时间,疼痛仿佛缓解了不少。
后背上的伤口看不见,他因此撒掉了好些药粉。
龙墨眸子一沉,把剩下的药粉收起来,贴身放好。
这么有效的药粉,一定很珍贵。
她居然把这么珍贵的药粉给了自己这么多……为什么?她不是很厌恶自己吗?
龙墨躺在树枝上,充满疑惑的金色兽瞳里倒印出斑驳树叶后的圆月,仿佛月亮也知道,他们一家难得的团聚在一起。
尽管……是以他露宿在外的方式。
翌日。
狐娇娇起床后,发现她昨晚拿的药不见了,龙墨也不在家。
五个崽崽已经出去捡木头了,院子里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水缸也已经装满了干净的水,她昨天睡得沉,没想到一觉睡醒太阳都晒屁股了,活都干完了。
连龙墨带回来的猎物,也都杀好,剁成了大块大块的肉,用藤条系着整整齐齐的挂在院子里,可谓是井井有条。
“难怪兽人雌性找好几个伴侣都不嫌多,这家里有个雄性在,感觉就是不一样了……”
狐娇娇一只手摸着下巴,语气感叹。自言自语。
等等!
那岂不是从今天开始,她就要正式过上和龙墨“同居”的日子了?
想到龙墨那一张冰山阎王似的冷脸,狐娇娇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但想了想,他也没有书中写的那么难伺候。
只要不黑化,给他一起搭伙过日子,把崽崽养育成人,好像也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狐娇娇拍了拍手,整理好心情,把肉放在熏肉架上生火熏起来。
和骑士大人(养成中)同居!
肉这么多,她要存起来一些,冬天也是需要吃肉的,到时候冬季不狩猎,她就不方便从空间拿新鲜的肉出来了,得提前储存够食物才行。
她可不想让崽崽吃一个冬天的土豆。
因为肉实在太多,放久了会坏,狐娇娇干脆又做了两个新的熏肉架,把所有的肉都放上去熏起来,以免肉还没熏好就臭了。
做好早饭,五个崽崽也回来了。
可狐娇娇左等右等,却不见龙墨的身影。
“灵儿,你知道爹爹去哪了吗?”狐娇娇只好询问一旁的龙灵儿。
龙灵儿老老实实摇头,“不知道,早上就没看见爹爹。”
“不应该呀,难道这么早就出去捕猎了?”狐娇娇一脸愁容,难不成又跑回森林去了?
大反派的心思也太捉摸不透了。
这时,院外传来脚步声。
“龙墨,你回来……”狐娇娇一喜,还以为是龙墨回来了,转身一看,却是猴香。
“猴香,你怎么来了?”狐娇娇一愣,旋即扬起笑容问。
猴香笑了笑,热情的上前,嘴馋的嗅了嗅院子里传来的香味,压下流口水的冲动,才开口问道:
“你是在等龙墨吗?”
“你怎么知道?他一大早就不见了,我还等他回来吃东西呢。”狐娇娇撅了撅嘴,语气无奈。
“他和鹰远去海边换盐了。”
猴香突然抛出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闻言,狐娇娇和五个崽崽齐刷刷看向她。
“你说什么?龙墨他和鹰远一起去换盐?”
龙毓不可置信,“爹爹去海边了?”
龙钟压根不相信,“怎么可能,他才不会去呢!”
爹爹以前从来不会和部落里的兽人一起行动的,怎么今天突然会和他们一起去换盐?
“是真的,他们已经出发了,我刚好从那边回来,族长让我和你说一声,有鹰远在,你别太担心。”猴香笑眯眯的安慰,还以为狐娇娇是舍不得龙墨离开。
狐娇娇:“……”
就是因为和鹰远在一起,她才不放心!
一个是主角,一个是大反派,他俩在一起能发生什么好事!
“这家伙,怎么突然就离开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去换盐要好久的吧?”狐娇娇皱着眉,总觉得有些放不下心来。
她记得书里明明是鹰远一人带队去的海边,龙墨还住在森林里,因为龙武的到来,原身对龙墨奚落得更厉害了。
难道是因为她让龙墨回来了,所以改变了剧情?
“从部落去海边,要一个多月,他们换盐回来至少要三个月吧,不过娇娇你放心,冬季之前肯定能赶回来的。”猴香解释道。
狐娇娇点了点头,走都走了,她总不可能再把人截回来。
只希望换盐能和书里写的一样顺利……
可她总觉得好像遗漏了点什么。
狐娇娇挠了挠头,想不起来,索性就不想了,正好趁这段时间,她多鞣制些兽皮,给龙墨也做一件新衣服。
虽然说他那件又破又旧又黑的兽皮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但她总觉得像是在虐夫。
另一边。
龙墨和鹰远一起踏上了换盐的路。
一起同行的有十几个兽人,有一半是一起去剿灭流浪兽人的雄性,他们受伤较轻,休息一晚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
其中还有龙武,和狐青山、狐青路两兄弟。


Copyright © 2022 睿妃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