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妃看書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戰歌擂 ptt-第一百一十一回 心脈受損鑒賞

Handsome Grace

戰歌擂
小說推薦戰歌擂战歌擂
总算松了一口气,众人在女弟子的帮助下到了新的房中。
“多谢你们救了我们师父,还请不要忘了,明日助师父一臂之力,这是解毒药丸”
“一定,我白泽向来一言九鼎”
“多谢”几个女子行了礼,退出房门。
“凝香,快,将他们扶起来,我去倒水,给他们把解毒丸服下”
“是,小姐”
凝香一个又一个将人扶起,小姐递水,药丸一个又一个的喂我们服下。
轮到了我了,“凝香,我来帮你”小姐走到我的身边,蹲下,“来,你来掰开他的嘴”
“使劲儿啊”小姐说。
“不行啊,小姐”
“我来”
“小姐小心”两人一块儿来掰我的嘴,“啊”双方一块儿使力就是掰不开,可没想到的是,就在此时,我突然眼睛一睁,双眼发着血红色的光,一手伸出,径直就掐住了小姐的脖颈。
“小姐”白泽见状不妙,急忙上前帮忙,然,没曾想我就清醒了不到一字时间,又晕了过去,而我的手抓住小姐脖子,小姐一下子也被带了下去。
小姐这身子哪里能承受我的重量,顺势扑了下去,而刚才的药丸还被他俩硬生生塞在嘴唇上,小姐一个踉跄下来,直直的对准了我的嘴,一下子就将药丸推入我的喉咙里。
傻傻王爺我來愛 小說
“小姐,你没事儿吧”凝香赶紧上来拉小姐,小姐瞬间脸便红如春色,将脸侧向一边,“凝香,他已经吞下去了,你快去帮其他人”
“小姐,你这是……”
“还不快去”凝香呵呵呵的笑了。
白泽看到,“小姑娘,我还不知道你们贵姓呢”
“我们小姐啊,说出来吓你一条,那可是皇……”
“凝香,闭嘴”凝香赶忙住口,差点就说漏了。
“我还不知道,您的称谓,不知道这样说合不合适?”
“哈哈哈,有什么不合适,我就是一直兽嘛,怎么称呼都合适”
“不知”
“哦,我乃百兽之王,白泽是也”
“白泽,这名字我好想听说过”
“是吗?在哪里听到的”
“我想想,哦,想起来了,是我小时候读的一本书,好像叫什么《奇异录》,对,对,就是这本书”
“书中怎么说的?”
“书中说,白泽就是上古的一种传说,可是却在几十年前的晋王灭门案中,被人瞧见过,这些年从未有人真的见过,难道您真的是?”
“这不会有假”白泽甩了甩头。
“您居然真的存在,居然真的会说话”
“没错,难不成我现在说得是什么?”
“凝香,赶紧过来,赶紧跪下”
“你们这是”
“小女子谭海棠和丫鬟凝香,拜见白泽神”
“起来吧,好多年都没听别人这么叫了,除了他们几个”他用爪指了指旁边刚服下药的几人。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的?”
“说来话长,我们本是京城一家经营绸缎生意的,前些日到青州准备谈点生意,可没成想,马上就要到了青州,却遇上了采花大盗,我们不小心,被其下药,醒来之后,就到了这里,原以为这些女人救了我们是一片好意,没想到,他们要让我们留下来,并且加入他们,世代守候这里,我看见他们残忍杀害了很多男人,更是觉得这寨里杀戮太重,更不愿意加入他们,他们就将我跟凝香绑起来,逼我们就范,还让我们杀人,将男人绑到我们面前,让我们用剑去杀,好在凝香替我完成了一杀,我才不至于手沾鲜血”
说到这里,凝香一下子哭了起来,海棠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好了,知道苦了你了”海棠替她拭干眼泪。
“后来呢”白泽问道。
“后来,他们就不给我们饭吃、水喝,用铁链捆住我们逼我们就范,我跟凝香坚决不同意,知道这位前辈的到来”他指了指躺在旁边老夫子。
“原来如此”
“哦,对了,白泽神,他们是怎么中毒的”
“我也不知,可能是那杯茶,来的时候我们都喝了茶,无情招待的,可是他们明明都把他吐了出来,我不是人,只有我没喝”
海棠想了一想,“我想那应该不是茶的问题”
“那是?”
“我觉得很可能是茶杯的问题,就在你们拿起茶杯的那一刻,实际已经中毒了,我听他们说过,有一种毒,叫无情散,这群女人自己提炼的,无色无味水状,使用者,只需将其涂抹物品之上,不论干与否,都能让人中毒”
“什么,竟会是这样”
“哦,我也只是猜测”海棠故意用纤纤细手,挠了挠头,样子可爱极了。
“咳咳”咳嗽声传出,“小姐,前辈醒了”凝香急忙上前去扶老夫子。
“前辈,你醒了”老夫子朦脓的睁开了眼,“我这是”
“前辈,你们这是中毒了”
“中毒?”
“对,你中毒了”白泽说。
老夫清醒了一下,环顾四周,“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
“你忘了?前辈”凝香故意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不好”老夫子这才惊醒,“白泽神,侯骁那小子呢”
白泽仰了仰头,“呐”,老夫子低头一瞧,不远处就躺着侯骁,他急忙一个翻身,挪了过去。
直接就拿起我的脉搏,把起脉来,表情一阵严肃、一阵平和,“怎么样”白泽问道。
“白泽神,你怎么不想给他看看啊”
白泽将爪一伸,“你看看我能吗?”
“噗呲”凝香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怎么样”海棠凑上前,又问了一句,“情况很不乐观啊,他的心脉被剑气所损,要不是体内有其他真气与之对抗,心脉恐怕不保,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为其平复心脉”
而我恍如梦中,一会了进入火红般的炼狱,一会儿则走入冰天雪地之中。
“什么,那还不抓紧”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另外一侧传来,一下子就闪到了海棠前面,原来是杏儿醒了。
她一醒来就听到了老夫子的话,“杏儿,你别急”王岳仑、王洪都醒了过来。
“来,你们都让开”王岳仑招呼大家散开,他看了看老夫子、王洪。
几个人盘腿坐下,立即运功为我疗伤。
“不行,停”在一旁的海棠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谁啊,你干什么”杏儿这会儿才看到面前的这个女人。
“前辈,侯公子身上祛毒的药刚刚服下,此刻正是体内祛毒的时刻,此药服下半日之内,万万不可用功,否则解毒药便会变为毒药,内力会改变解药的性质”
“你怎么知道?”杏儿一脸敌意的问到。
“你又是谁啊,怎么对我们小姐说话”
“你又是谁啊,轮到你说话了吗”杏儿顶了上去。
“凝香,不得无礼”
“哼”凝香这才愤愤不平退到一旁。
“姑娘,我是看到过他们有人用这药练功,先是服下毒药,而后赶紧服下解药,这时催动内力,绝大部分都会一命呼呜,然有的人却不满足于此,要想通过捷径打通穴道,这药就是辅助之一,此时运功,要么死无葬身之地,要么突破修为,可惜我在这寨子中看到的,都是悲惨的结局”
“贫什么相信你?”杏儿说。
“你爱信不信”凝香插嘴。
“我知道,此时,侯公子不施救很可能会有姓名之忧,然我敢以性命担保,如果运功,所有人,包括前辈在内,恐怕难以自保”
“那怎么办?”王洪问道。
“那就用我的血”白泽说。
“不行,白泽神,你的血乃是天底下至阳至刚之物,那剑气也是魔道邪阳,只会增加他的痛苦”
“这可怎么办”王洪记得团团转。
“我这里有一颗护心丹,乃是取那天山冻泉与冰雪王熊的血液炼制而成,恰好,可护他心脉三日无虞”
“什么,护心丹。这可是一颗就价值万金啊”王洪说。
“你怎么会有这个,你到底是谁?”王岳仑接着问。
“先救人,待会儿再说,可好”海棠掏出了这粒护心丹。
“小姐,这可是皇……黄老爷给你的嫁妆之一啊”
“救人要紧”海棠将药丸递给了老夫子。
“前辈,不能相信她”杏儿在一帮拾掇。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搏一把”老夫子望向周围的人。
“姑娘,你请相信我,反正我也在这里,跑不掉,你说,对吧”
杏儿虽然一脸不情愿,还是勉为其难了,老夫子急忙将药丸送入我的口中,片刻之后,再把我的脉搏,果然,心脉中的血气平息了许多,而我的表情也渐渐平和。


Copyright © 2022 睿妃看書